top of page

【明報】|尊重機制 是穩定公務員隊伍的基石

周小松|勞聯秘書長、立法會議員


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早前交出全體公務員加薪2.5% 建議,加幅與薪酬趨勢淨指標存在極大落差,而公務員事務局長更聲稱「沒有一條公式計算薪酬調整的建議,劃一加薪2.5% 並非數學計算」,令不少人憂慮行之有效的公務員薪酬檢討機制已「名存實亡」。


公務員加薪有固定機制,這是維持公務員士氣、穩定公務員隊伍的基石。當局調整薪酬時須考慮6個因素,包括薪酬趨勢調查結果、生活費用變動、政府財政狀况、職方要求及公務員士氣等。雖然說要顧及一籃子因素,但薪酬趨勢調查往往是調薪重要考慮基礎,因為是最客觀、最科學化及最具公信力的指標。


薪酬調查為調薪重要基礎


年代久遠的不說,回顧過去15 年,公務員加薪幅度大多與薪酬趨勢淨指標相去不遠。在中、低層公務員統一調薪幅度的慣例下,其中有9年加薪幅度完全跟足淨指標,有3年在淨指標基礎再向上微調0.17 至0.5 個百分點;只有在2009 及2021年淨指標錄得負數,以及2020年面對社會動盪及疫情雙重打擊,當局無奈宣布局部或全體公僕凍薪,才令調薪幅度與淨指標有較大出入。


事實上,多年來按機制調整公務員薪酬,從未出現大爭議。根據今年薪酬趨勢淨指標結果,高層及中層人員分別是7.26% 和4.55% ,而政府建議劃一加薪2.5%,比淨指標低得多,明顯嚴重偏離調查結果。到底加幅從何而來?背後有何科學化及具公信力的理據支持?


儘管政府再三強調,過去亦試過最終加薪決定與薪酬調查淨指標有分別;但假若情况果真「屢見不鮮」,今次社會及公務員的迴響豈會如此之大?加薪幅度還是其次,關鍵是政府嚴重偏離薪酬調查結果,漠視調查所反映私人市場情况,似乎主觀的政治決定凌駕其他因素。只恐怕壞先例一開,將影響整個公務員薪酬調整制度的公信力。近期各公務員工會齊聲表達不滿,他們絕非「輸打贏要」,只是想捍衛行之有效的薪酬調整制度。


又要馬兒好 又要馬兒不吃草?


當然,自從今年薪酬趨勢調查結果公布以來,部分商界及社會人士對薪酬調查頗有微言,質疑調查結果「離地」,認為去年有大公司推高獎金或大幅加薪挽留人才,導致薪酬調查結果不符整體市况。但數據不會說謊,反映的都是私人市場實况。


更何况,難道政府就不用挽留人才、顧及公務員士氣嗎?別忘記, 2020/21 年度公務員辭職人數創14年新高,過去5個年度逾4000人在試用期完結前離職。當社會對政府及公務員期望日益提高,部分人卻抱「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心態,恐怕才是真正「離地」。


至於公務員加薪2.5%是否「合理水平」?筆者先撇開薪酬趨勢調查結果、去年香港經濟增長達6.4%不談,但公務員連續兩年凍薪,其間基本通脹率分別為1.3%(2020年)及0.6%(2021 年),加上當局預測今年基本通脹率為2% ,即使公務員今年度加薪2.5%,幅度仍無法追上持續通脹。當加幅不敵通脹,就等同「減人工」。公務員雖為公僕,亦不過是普通市民,尤其是薪酬不高的低層公務員,同樣會有財政壓力及家庭負擔,服務市民的熱誠和責任感總不能「當飯食」。


近年市民對政府抗疫及管治不力感到不滿,不少被負面情緒影響的市民都將怨氣發泄到公務員身上,甚至非理性地要求「懲罰」公務員團隊。筆者可以理解市民這些情緒,然而公務員團隊表現如何,相信特首最清楚,畢竟公務員團隊令政府的效率獲世界公認為數一數二,况且疫情期間絕大多數公務員都盡忠職守,不論是紀律部隊人員、公營醫療系統的公務員,抑或借調乃至義務參與抗疫的公僕,都絕對值得認同及犒賞。筆者有點擔心,公務員事務局這個薪酬調整建議會寒了公務員的心。


政府的決定或影響百萬計勞工利益


社會輿論高度關注今次公務員加薪事宜,皆因調薪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所影響的不僅公務員團隊,不少公營機構、社福及教育機構都會參考「政府水平」調薪,商界亦通常會視其為調整僱員薪金「重要指標」。換言之,政府的決定隨時影響數以百萬計打工仔利益。


政府必須向各界持份者解釋清楚,為何今次加薪會嚴重偏離薪酬調整機制, 2.5% 加幅又是從何而來,以挽回公眾對政府的信心!


 

原文刊於:香港《明報》

刊登日期:2022-07-12

相關文章

【星島日報】|塌樹悲劇再三發生 人手不足恐成禍患

周小松|勞聯秘書長、立法會議員 樹木與人一樣都會經歷「生、老、病、死」,假若樹木健康出問題、老化、結構不穩或受病蟲入侵,情況嚴重的話隨時有倒塌風險,故此日常樹木護養工作尤其重要。近期香港接二連三發生嚴重塌樹事故,今年截至十月三十一日,全港發生二百零四宗樹木斷枝及塌樹事故,共造成十八人傷亡。十一月二十九日跑馬地亦有大樹倒塌,壓毀一輛載客的士,據報該樹上月四日才剛由政府外判樹隊檢查過,記錄為整體狀况尚

【明報】|「保護網」效果銳減 最低工資機制亟需完善

周小松|勞聯秘書長、立法會議員 早一陣子有一名基層工友向我訴苦,他打趣說道:「香港百物騰貴,劏房租金、巴士地鐵車費、茶餐廳碟頭飯等每樣年年加價,但是唯獨一樣卻不會加,那就是最低工資。」的確,最低工資水平連續4年冰封於時薪37.5元水平,不少領取最低工資的基層保安和清潔員連帶遭到凍薪,日常生活只能盡量「慳得一蚊得一蚊」。即使近日有消息傳出,最低工資委員會已達成共識,明年有望將最低工資上調至40元,但

【明報】|未來特首 必須事不避難

周小松|勞聯秘書長、立法會議員 第五波疫情下,社會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筆者辦事處及所屬的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均收到大量失業或停工的求助個案,既要防疫抗疫,也面臨暫時失業帶來的經濟困難,生活苦上加苦。扶貧滅貧、改善基層勞工待遇,相信是未來特首必須處理的「一座大山」,筆者期望未來特首既有事不避難的決心,也有急百姓所急、心繫基層的情懷。 從數據所看,即使市民仍然就業,但工資變幅卻趕不上通脹,根據統計處《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