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立法會會議】取消強積金對沖正式通過! 免削弱僱員退休保障






立法會終於通過《2022年僱傭及退休計劃法例(抵銷安排)(修訂)條例草案》,即取消強積金對沖,經過十多年的努力,終於成功爭取。


取消強積金「對沖」是勞工界爭取多年的議題,今日距離「夢想成真」只有一步之遙,此刻,周小松議員十分激動和感恩。取消強積金「對沖」無疑具有一定爭議性,但是勞工界要求取消「對沖」安排,絕非輸打贏要,更非出爾反爾。強積金制度實施超過二十年,由於制度上有「對沖」的安排,因「對沖」而被提走的累算權益每年超過60億,累計超過570億元,大大削弱了強積金制度的退休保障功能。


當一個政策被發現有問題、出現了漏洞,我們就要有決心和魄力,凝聚社會共識去進行改革。周小松議員理解商界朋友對於取消「對沖」的憂慮,但都希望僱主們明白,取消「對沖」方案是經過勞資雙方和社會各界磋商多年,好不容易取得的共識,政府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平衡各方利益。現在,讓條例草案通過及盡快實施,是廣大市民的殷切期望。


討論取消強積金「對沖」之前,大家必須先搞清楚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原意,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設置的目的是保障一定年資的僱員,在遭解僱時可獲得補償,以應付失去工作期間的生活開支。而強積金制度的政策目標更加清晰,就是為打工仔提供退休保障。但是,在「對沖」制度下, 打工仔要不時用強積金來支付自己的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道理上講不過去,所以「對沖」安排從一開始就與強積金制度的政策原意相違背。


最近有個別意見認為,由於疫情下本地經濟表現欠佳,現時並非實施取消「對沖」的好時機。其實大家無需過分擔心,即使條例草案獲通過,按政府的計劃,都要等到2025年才實施。既然距離落實取消「對沖」尚有三年時間,現時經濟環境的參考價值就不大,反而今年《財政預算案》分析及預測本地中期經濟前景正面,大家無須過於悲觀。更重要的是,相信香港在國家的「十四五」規劃及大灣區建設等國策支持下,未來發展肯定會愈來愈好,僱主朋友應該更加有實力及條件去應付取消「對沖」可能帶來的工資成本上升。


周小松議員明白中小企僱主可能擔心取消「對沖」後,會帶來額外財政負擔。無可否認,長遠來說取消「對沖」後,工資成本會有些微提高。但是,勞工界同意以「劃線」方式去取消「對沖」,即是實施日之前的僱主供款可以繼續用於對沖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此安排已經最大程度保障了僱主的利益,讓取消「對沖」後工資成本的增加變得可計、可控。

這也是勞工界做出的最大讓步。同時,政府再次優化方案,在取消「對沖」後25年內會向僱主提供補貼及要求僱主開設專項儲蓄戶口,多管齊下,用25年的時間作為過渡期,盡力為僱主減輕財政壓力,協助僱主慢慢適應新的政策。事實上,香港僱主在支付僱員退休保障的比率上並不算高,在澳洲,僱主強制供款率是僱員工資的10%,去到2025年就會增加到12%;而新加坡僱主最多要為僱員供人工20%公積金;仲有內地的「五險一金」制度,以深圳為例,僅養老保險一項,僱主便要幫員工供最少工資15%的款項,還有醫療保險、失業保險、住房公積金等項目,負擔不輕。所以,周小松議員懇請僱主朋友能夠作出多點付出和承擔,以回應勞工界的訴求。


有議員擔心取消「對沖」後,「員工做五年就博炒」,有關擔心大可不必。首先從法理層面去講,現時《僱傭條例》已充份保障僱主權益,假若員工明顯「博炒」而被即時解僱,有機會無得拎長服金;從現實層面而言,如果有員工「博炒」,公司自然唔會俾「推薦信」,打工仔都會明白砌靚一份履歷係幾重要,因為它足以影響未來職場發展。其實香港絕大部分打工仔都只係想「做好份工」,同僱主關係都好融洽。


所謂「博炒」,就算有,應該都是個別事件,正如個別無良僱主,在員工即將做滿兩年就進行無理解僱,以逃避遣散費,相信這也是極個別之事件,絕大部分僱主都不會這樣做。上世紀80、90年代未有強積金制度之前,僱主解僱員工一樣要支付長服金或遣散費,但是「博炒」或無理解僱的情況都唔常見,所以,大家不需要想得太過極端。此外,由於取消「對沖」是以「劃線」方式實施,加上政府提供的補貼額是逐年遞減,提前解僱員工,對僱主來說並沒有任何得益。相反,由於長期服務金設有39萬上限,僱主若解僱員工後再聘用,日後長期服務金的支出會更多。因此,在這次取消「對沖」方案下,沒有任何誘因令僱主提早遣散員工,不會出現所謂的「裁員潮」。


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制度的一部分,本來就有先天性不足。單靠僱主及僱員加埋10%的供款,本來就未必能夠應付到將來退休需要。更可悲的是,不少基層及低收入打工仔「餐搵餐食餐餐清」,退休都只是想著全靠強積金,但是由於基層工種流動性較大,特別是飲食、零售、清潔、保安等行業,往往每幾年簽一份新約,每次都要「對沖」走一部分強積金,最後戶口可能只剩下5%的僱員供款,再加上不穩定的投資回報,到退休時根本就不夠用。周小松議員希望取消「對沖」只是改革的第一步,政府日後要承擔起更多責任,建立起整套退休保障制度,讓廣大市民打工仔都能夠安心退休。





 



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2022年6月8日|星期三|上午11時|會議開始

周小松議員:


代理主席,取消強積金“對沖”是勞工界爭取多年的議題,今日距離“夢想成真”只有一步之遙,此刻,我十分激動和感恩,我懇請各位議員同事支持通過《2022年僱傭及退休計劃法例(抵銷安排)(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取消強積金“對沖”無疑具有一定爭議性,但是勞工界要求取消“對沖”安排, 絕非輸打贏要,更非出爾反爾。強積金制度實施超過20年,由於制度上有“對沖”的安排, 因“對沖”而被提走的累算權益每年超過60億元, 累計超過570億元,大大削弱了強積金制度的退休保障功能。代理主席,當一項政策被發現有問題、出現了漏洞,我們就要有決心和魄力,凝聚社會共識去進行改革。我理解商界朋友對於取消“對沖”的憂慮,但我都希望僱主們明白,取消“對沖”方案是經過勞資雙方和社會各界磋商多年,好不容易取得的共識,政府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平衡各方利益。現在,讓《條例草案》通過及盡快實施,是廣大市民的殷切期望。


討論取消強積金“對沖”之前,大家必須先弄清楚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原意,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設置的目的是保障一定年資的僱員,在遭解僱時可獲得補償,以應付失去工作期間的生活開支。而強積金制度的政策目標更加清晰, 就是為“打工仔”提供退休保障。但是,在“對沖”制度下, “打工仔”要不時用強積金來支付自己的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道理上講不過去,所以“對沖”安排從一開始就與強積金制度的政策原意相違背。


我聽到最近有個別意見認為,由於疫情下本地經濟表現欠佳,現時並非實施取消“對沖”的好時機。其實大家無需過分擔心,即使《條例草案》獲通過,按政府的計劃,都要等到2025年才實施。既然距離落實取消“對沖”尚有3年時間, 現時經濟環境的參考價值就不大,反而今年財政預算案分析及預測本地中期經濟前景正面,大家無需過於悲觀。更重要的是,我相信香港在國家的“十四五”規劃及大灣區建設等國策支持下,未來發展肯定會越來越好,僱主朋友應該更加有實力及條件去應付取消“對沖”可能帶來的工資成本上升。


代理主席,我明白中小企僱主可能擔心取消“對沖”後, 會帶來額外財政負擔。無可否認,長遠來說取消“對沖”後,工資成本會有些微提高。但是,勞工界同意以“劃線”方式去取消“對沖”,即是實施日之前的僱主供款可以繼續用於“對沖”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此安排已經最大程度保障了僱主的利益,讓取消“對沖”後工資成本的增加變得可計、可控。這也是勞工界作出的最大讓步。同時,政府再次優化方案,在取消“對沖”後25年內會向僱主提供補貼及要求僱主開設專項儲蓄户口,多管齊下,用25年的時間作為過渡期,盡力為僱主減輕財政壓力,協助僱主慢慢適應新的政策。事實上,香港僱主在支付僱員退休保障的比率上並不算高,在澳洲,僱主強制供款率是僱員工資的10%,及至2025年就會增加至12%; 而新加坡僱主最多要為僱員供工資20%公積金; 而內地則實行“五險一金”的制度,以深圳為例,僅養老保險一項,僱主便要為員工供最少工資15%的款項,還有醫療保險、失業保險、住房公積金等項目,負擔不輕。所以,我懇請僱主朋友能夠作出多點付出和承擔,以回應勞工界的訴求。


代理主席,有議員擔心取消“對沖”後,員工工作5年就“博炒”,我想指出,有關擔心大可不必。首先從法理層面而言,現時《僱傭條例》已充分保障僱主權利,假如員工明顯“博炒”而被即時解僱,有機會無法領取長服金;從現實層面而言,如果有員工“博炒”,公司自然不會發出推薦信,“打工仔”都會明白“砌靚”一份履歷非常重要,因為它足以影響未來職場發展。其實香港絕大部分“打工仔”都只想做好工作,與僱主關係都很融洽。所謂“博炒”,即使有,應該都是極之個別的事件,正如個別無良僱主,在員工即將工作滿兩年就進行無理解僱, 以逃避遣散費, 我相信這也是極之個別的事件,絕大部分僱主都不會這樣做。回顧上世紀1980年代、1990年代未有強積金制度之前,僱主解僱員工同樣要支付長服金或遣散費,但“博炒 ”或無理解僱的情況都不常見,所以,大家無需想得過分極端。此外,由於取消“對沖”是以“劃線”方式實施,加上政府提供的補貼額是逐年遞減,提前解僱員工,對僱主來說並沒有任何得益。相反,由於長期服務金設有39萬元上限,僱主若解僱員工後再聘用,日後長期服務金的支出可能會更多。因此,在這次取消“對沖”方案下,沒有任何誘因令僱主提早遣散員工,不會出現所謂的“裁員潮”。


代理主席, 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制度的一部分,本來就有先天性不足。單靠僱主及僱員合共10%的供款,本來就未必能夠應付到將來退休需要。更可悲的是,不少基層及低收入“打工仔”“餐搵餐食餐餐清”, 退休都只想倚靠整份強積金, 但由於基層工種流動性較大,特別是飲食、零售、清潔、保安等行業,往往每幾年簽一份新約,每次都要“對沖走”一部分強積金,再加上不穩定的投資回報,到退休時根本就不敷應用。我希望取消“對沖”只是改革的第一步,政府日後要承擔起更多責任,建立起整套退休保障制度,讓廣大市民和“打工仔”都能夠安心退休。


我懇請各位議員同事能夠體諒基層市民、廣大“打工仔”的難處,同時尊重勞資雙方商討多年後得到的共識,支持通過《條例草案》,回應一眾“打工仔”爭取多年的基本訴求。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
















相關文章

【立法會會議】制訂全面照顧者政策 加強經濟及情緒支援

周小松議員在2022年11月30日出席立法會會議,並就李世榮議員提出的 "推行'照顧者為本'政策"議案、以及林素蔚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作出討論,包括如何加強對照顧者的支援。 隨著本港人口老齡化加劇以及政府家居安老政策的推動,照顧者在整體安老服務中的作用將越來越大,而且數量也十分龐大,數以十萬計。周小松議員建議政府應該參考其他先進國家,就「照顧者」訂立清晰的定義,包括他們的照顧職責及權益,從而制定全面的

【立法會會議】深化跨境醫療合作 紓緩公營醫療壓力

周小松議員在2022年11月24日出席立法會會議,並就黃國議員提出的「推動跨境醫療合作」議案,討論如何加強兩地醫療合作。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據,截至2019年年底,在廣東居住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人數達41萬4千多人,當中有16%是65歲以上長者。加上,我們見到近年公營醫療人手緊張、醫護人員工作壓力非常大。正如議案所述,如果可以將現時的為身在廣東省的慢性病患者推出的特別支援計劃恆常化,並擴展至專科手術,周

【立法會會議】保障本地勞工 落實精準扶貧

周小松議員在2022年11月17日出席立法會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並就新一份施政報告的勞工及扶貧政策部分發言。周小松議員首先肯定新一屆政府,在這份施政報告中盡顯承擔,不但全面勾劃出未來香港發展藍圖,亦就市民最為關切的土地房屋問題,提出了舒緩措施。 其中在勞工薪酬待遇方面,周小松議員期望政府可以拿出更大決心,指示最低工資委員會,積極探討落實「一年一檢」,以及改善最低工資水平的形成機制。周小松議員亦期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